自见识过半导体的玄秒机锋,电波的无形无质,我就对他们充满了好奇。当我大一时我的班助热情的向我推销“通信科协”时,我知道我可能找到了组织。如同倦鸟寻归巢,我在通信科协度过了难忘的三年。

大一的少年时青青葱葱,我懵懵懂懂的完成了一些粗浅的作品,他们说不上是作品,但是做完的一瞬间——或者说在经历漫长的绘图、制作、再绘图、再制作之后——看到那土黄色的pcb运转起来了,碧色led闪亮,沙哑的刺啦声从小喇叭中惊现,甚至是只有示波器才能看见的那一条正弦波,那种成就感,让人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那就是我得意的作品了,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艺术,无形无质的电流构成的艺术。那年暑假我就参加了电子设计竞赛的集训,虽然最后铩羽而归,但是我从中积累了许多经验,许多书本学不到的经验。

大二时决心扛起责任,希望在电子设计国赛中能有一番作为,于是努力接触了很多高频电路设计的设计、经验。运放的压摆率?50欧姆的阻抗匹配?Btterworth滤波器的传递函数?模拟滤波器设计?高频电路,或者说射频电路到处是崴脚的石头。日常上课往往对那些东西浅尝辄止,真正接触起来时候就觉得一个不小心就掉进了陷阱,从里面爬出来往往就好几天过去了。我的学长兼班助戏称“射频就是与大自然斗智斗勇”,此言得之,因为无形的电磁波实在是太容易破坏自己的电路结构,昨天还好好的电路明天说不定就突然坏了,或者反之坏电路自己突然符合了指标。

真到了国赛时,我们通信学子因为要力克最难的通信题,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比赛三天不管是队友还是我还是其他一同奋斗的通信战友,大家几乎都放弃了睡眠。令人痛惜的是,即使是如此大的代价如此大的牺牲,我们也没有人能真正完成这道题。我的进度最快但是依旧没有完成。

但是我依然不后悔我在这里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一是我在这里完成了最原始的射频经验积累,或许在未来这点经验不值一提,但是现在我已经有了独立完成一些较为成熟的作品,在比赛的准备中我们就完成了诸如4351锁相环、pe4302程控衰减器、6401程控放大器等一系列作品。其二是我们科协在这场绝望的战争中真正的绞在一起,我感受到了久违的集体感,那种毫无计较的互相帮助令我动容。

无心插柳柳成荫,同年参加的物理创新竞赛获省二等奖。我们队做的是一个智能候车亭。

到了大三,我在通信科协坐了一个学期。在这段时间我沉淀了我一个暑假的经历,把这些东西努力的再吐出来教导我的后辈学弟。作为通讯科协的副会长,我给他们也讲了一些课,虽然很粗浅,但我努力让他们都能懂需要完成什么,这是当时的我所缺乏的一些东西。当时听课的好友给我拍了视频发到b站,新生都开玩笑我在那里跳来跳去像是在跳街舞,我看了也觉得好笑。

我的路还在遥远的地方,虽然都说是做技术,我觉得更像是坚持学习,谁坚持不下去掉队了就从技术脱离了。我自知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在理论积累上还有很多不足,我决心一直努力下去。

from 苏海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