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走心栏目,每周四晚十点更新……

【前言】你好,我是教授,至于为什么叫我教授,我不知道,毕竟我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不过既然大家都这么叫了,就姑且先这么称呼吧。我呢,今晚就和大家扒一扒,作为一个曾经的萌新,一个非正常人类,在科协的体验。

Part.1 成长

        许多人因为对技术的热爱,在通信科协相聚。而我就不一样了,以前在科协自以为是个小透明,没有水群的习惯,也不是技术大佬。从小就被人诟病“什么都好就是成绩差”的我,一直坚持留在科协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想摆脱这句评论,证明我,也是可以搞技术。当然,后来发现,无论是敲打码还是焊板子,都是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社团,是为了学生结合自身兴趣爱好特长,进行个性化学习发展而存在的。既然来到了一个社团,无论所求为何,必定是有所求。来到通信科协,就是为了更好的学习技术。当然,这里也有着技术类的社团的共性——空气中弥漫着直男癌的气息,永远不知道大佬们在聊的是什么,感觉自己太菜随时会被劝退。

        当然最重要的,其实并不是这些。最重要的是,这类社团的事情大多是时候都是重要但不紧急的。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这个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意味着什么。简单来说,根据事件的重要成都与紧急程度可以将事件分为四类:重要且紧急、重要但不紧急、紧急但不重要、既不重要也不紧急。首尾两类事件的优先顺序自不必说,但中间两种事情在优先顺序的排列上,往往会存在很多问题。

        根据我血的教训,大部分人都会被紧急但不重要的事件带跑,往往容易忽略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没有合理安排好事件,以至于DDL(Deadline)来临时手忙脚乱。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大学生都被DDL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原因之一。曾经我也是DDL党【编者注:DDL党及十分信奉DDL高产效率的人,往往在DDL快要来临之前在开始做事情】其中的一员,于是我在科协的学习方面落下了许多。

        有时候C语言的课翘了不去听,作业做不出就随便写写,AD的课程也没好好学,焊板子大多数时候照着别人的焊一下就好了,不懂也不会问,就傻愣着。同向反向放大器焊的有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然后问题就没有再被解决了。这时候一个学期已经过去了,而我不仅C语言学无所成,还从硬件转到了软件,运放不会,单片机不会,人生陷入低谷,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要被劝退了。所幸的是,我并没有被劝退。没有被科协劝退,是我后来好好学习的动力之一。

        科协告诉我的是,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放弃你。

        再后来的转机就是院创国创项目的立项,让我走上了前端的道路,也算是找到了自己比较喜欢的东西。虽然有时候依旧调皮,任性,也偶尔会放纵一下。也虽然依旧是一众大佬中的菜鸡,但是至少有了自己可以踏踏实实去做的东西。

         萌新们,当你们看到这篇文章后,我希望你们的大一,不要像上文中的我一样度过。大学是天堂,但绝不是放纵的乐土,而是获取知识的集市。你要你愿意学,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完全可以从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变成一个什么都玩的转的社交达人,也可以从一个技能乱点但学艺不精的皮皮虾变成某一方面的专业人事。只要你发自内心的愿意。

【P.S. 对不起今天是这个月在海宁待的最后一天,跑去酒吧和调酒师小哥哥聊了挺久的就忘记更新了,四密码三,四密码三……】

发表评论